存档2020年10月31日

华盛顿动物园澄清:大熊猫“美香”已恢复食欲 幼崽茁壮成长

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当日对外表示,旅美大熊猫“美香”产后食欲已恢复正常,新生雄性幼崽茁壮成长,已经“胖了一圈”。
图为10月21日拍摄的“美香”新生幼崽。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新网

今年8月21日,22岁的“美香”在华盛顿高龄产下一只雄性幼崽。在人们为这一“惊喜”感到欣喜的同时,网络上也出现一些关于动物园对“美香”照顾不周的传闻。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多位大熊猫项目的负责人29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介绍“美香”母子近况,并就有关问题予以澄清。
动物园熊猫馆馆长迈克尔·布朗-帕尔斯格鲁夫说,产后两个月过去,“美香”的食欲已恢复正常。目前它每天进食约30千克竹子。“随着幼崽长大,并可以自我调节体温,‘美香’开始更长时间地离开产房去进食。”
图为10月21日拍摄的“美香”新生幼崽。
2000年底,“美香”和雄性大熊猫“添添”抵达华盛顿开启旅美生涯。它在2005年至2015年间先后诞下6只幼崽,其中3只存活并健康成长,均已在4岁时返回中国。
目前,“美香”的新生幼崽已满两个月大,它身上黑白斑纹十分明显,毛发也日趋浓密。动物园兽医10月21日为这只幼崽进行了月度体检,并注射了第一针疫苗。
“我们胖乎乎的幼崽就像一条蠕动的虫子。”饲养员劳里·汤普森在动物园的“熊猫日志”中写道,熊猫幼崽目前的身长和腰围一样,都是42厘米。他的体重从10月14日的5.4磅增加到6.5磅(约3千克)。
动物园副主管史密斯向中新社记者表示,熊猫幼崽目前唯一的食物来源是“美香”的母乳,出生到现在已经“胖了一圈”。它的健康、茁壮成长,也表明“美香”的健康状况良好。
已在国家动物园工作12年的史密斯透露,“美香”的每次生产都选在同一地点,这次也不例外。靠在固定角落哺育幼崽,也是它习惯的方式。为此,园方专门调整了产房的墙体,让它在生产和哺乳时更加有安全感。
图为动物园熊猫馆馆长迈克尔·布朗-帕尔斯格鲁夫。
对于网络流传的“美香”喂食不足只能吃“冰坨”的说法,布朗-帕尔斯格鲁夫表示,那其实是一块混合了果汁、维生素和新鲜水果的“果味冰棍”,目的是为了延长熊猫的进食时间,起到一定的锻炼效果,同时也方便饲养员清理笼舍。
“如果你给一个苹果,‘美香’3秒钟就吃完了。冻在冰块里的水果,它能吃上20分钟。”布朗-帕尔斯格鲁夫说,有时“美香”会忽略放在近处的竹堆,直奔“果味冰棍”而去。
史密斯说,园方每天为熊猫提供的竹子在100磅以上,并多次更换保持新鲜度。此外,还为它们准备了富含维生素、植物纤维的饼干等健康“零食”。“我们提供的食物是超过‘美香’食量的,而且分布在产房、室内笼舍、室外等多个区域。它可以随时走出产房进食。”
9月初,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曾就“美香”产后不进食、生活空间狭小等情况作过科普和说明。该中心表示,一直以来熊猫中心和华盛顿动物园保持着密切联系,双方建立了长效交流指导机制。在产仔期,华盛顿动物园完全按照熊猫中心要求对大熊猫进行监测护理。
国家动物园首席兽医唐·奈弗表示,园方在“美香”孕期、产前和产后均进行了健康体检,它的体重变化、心肺功能、血液样本等数据均在正常范围内。
史密斯表示,对“美香”和熊猫幼崽的高关注度,说明了美中两国民众对大熊猫的喜爱程度。动物园与中国同行每周都保持着沟通。“熊猫幼崽的出生让我们有机会再次展示对大熊猫的喜爱,和照顾好它们的能力。”
为了让公众能及时了解“美香”母子的动态,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开通了24小时“熊猫直播”,并在官网每周定期更新“熊猫日志”。据园方统计,自“美香”产仔以来,“熊猫直播”的浏览量已突破120万人次,增幅达412%。
“这只熊猫幼崽的出生像是疫情中的奇迹。很多观众给我们留言,‘美香’的孩子是2020年他们收到的一份美好礼物。”动物园通讯和展览副主管帕梅拉如是说。

<

毒品滥用怎么治?广东举办专项治理研讨活动

  10月30日,广东省禁毒办在揭阳举办毒品滥用问题专项治理研讨活动,围绕全省“8·31”工程、“平安关爱”行动及禁毒宣传教育工作等内容进行研讨。

  省禁毒办常务副主任、省公安厅禁毒局局长刘国强,省禁毒办副主任、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黄秋文出席活动,揭阳市副市长、市禁毒委副主任、公安局局长梁瑞国出席并致辞,活动由省禁毒办专职副主任、省公安厅副厅职干部郭泽辉主持。

  刘国强指出,今年以来全省禁毒部门克服疫情影响,各项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当前我省禁毒工作已进入提高禁毒社会工作综合治理能力、切实解决毒品滥用难题的新时期,各地要以整治突出毒品问题三年行动为抓手,深化治理毒品问题,直面风险挑战,努力攻坚克难,切实减轻毒品危害,在新起点推动广东禁毒工作取得新成效。

  刘国强强调,面对当前毒品滥用的严峻形势,各地要下大力气进行铁腕治理,进一步深化举措,切实推进我省毒情形势好转。

  一是要提高政治站位,深入分析禁毒工作发展瓶颈问题,强化基层禁毒工作机制体制建设,充分发挥禁毒办统筹协调职能,加强禁毒队伍建设,落实镇街主体责任,提高各职能部门履职能力;

  二是要坚持以“健康人生、绿色无毒”理念为指导,探索实施雷霆式的毒品预防宣教行动,不断创新工作措施,全面夯实工作基础,积极推动禁毒融媒体发展,融合推进禁毒宣传教育,持续增强全民禁毒意识;

  三是要持续强化吸毒人员深挖扩线系列案件侦办工作机制,提升查处成效,进一步推动分类分级管控措施落地,认真推进开展吸毒人员“平安关爱”行动,动员社会积极参与,健全帮扶救助长效机制,加大力度抓紧抓实抓细;四是要深化禁毒科技创新应用,加强实验监测和禁毒大数据分析应用,助推禁毒工作动力变革,各地要加强组织协调、监督指导,严格责任落实,深化我省禁毒工作整体成效。

  活动中,广州、深圳、惠州、茂名、揭阳五地进行了交流发言,黄秋文通报了今年以来全省工作情况,郭泽辉传达了全国禁毒重点整治示范创建暨禁毒扶贫工作会议精神。全省各地禁毒办主要领导、业务工作负责人共120余人参加活动。

  【南方日报记者】汪棹桴

  【通讯员】瞿希贤

编辑: 于艳彬

双十一预售战,闲鱼“回血”生意火爆?

原标题:双十一预售战,闲鱼“回血”生意火爆?

今年的第一波双十一预售在10月21日0点就拉开序幕,各大电商平台、直播间热闹非凡,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就是李佳琦、薇娅直播间,其观看数合计达3亿次,且两人直播间预估GMV(成交总额)超80亿元。

其中,美妆板块的预售成绩亮眼。据数据统计,Whoo天气丹礼盒、雅萌ACE射频仪、资生堂红腰子精华等12个单品,在淘宝直播1小时内销售过亿。

但是,预售时消费者“放血”有多激烈,闲鱼的“回血”生意就有多火爆,在闲鱼搜索关键词“双十一”,“薇娅直播间Whoo天气丹礼盒转卖”、“李佳琦直播间Olay光感小白瓶拼单”等转卖、拼单信息比比皆是。

有人解读这是冲动消费后的补救,也有人认为这是品牌促销手段下衍生的购买策略,到底闲鱼“双十一生意”的火热是何原因,让我们一起详细解读。

冲动消费OR理智消费

预售开始后,话题#尾款人#、#琦困无比#等双十一相关话题频频登上热搜,可见消费者对双十一活动的参与程度,消费者都想在双十一活动中用最优惠的价格购得超值装的商品,但由于商品价格过高或数量过多,消费者无法全部消化,于是闲鱼的“双十一生意”来了。

在闲鱼的“双十一生意”当中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转卖,这类转卖信息中多伴随着“***直播间购买”、“买的东西太多,付不起尾款”,可见这种情况下,闲鱼转卖多是消费者冲动消费后的弥补措施。

就美妆板块而言,不论在直播间还是平台,海外大牌还是国潮美妆,双十一都开展了大力度的优惠活动,且买的越多越实惠;举例来说,雅诗兰黛的小棕瓶精华买30ml享59ml,买50ml享95ml,买75ml享105ml,最终细算下来确实可得到更优惠的价格。基于此,部分消费者在难得的优惠活动下冲动消费,以致收支失衡,被迫闲鱼转卖“回血”。

而今年双十一预售商品可修改地址的规则更为闲鱼转卖提供了便捷,只要买卖双方达成交易意愿,一键修改地址,商品直接转手给对方,免去了买卖双方的运费划分,对于冲动消费的消费者来说无疑是个“补血”的好生意。

另一类则是拼单,“双十一拼单”或是“出小样,出赠品”是其常见的拼单需求。仔细研究可发现,这类消费者的闲鱼交易多为有预谋的拼单策略,其消费行为是有理可依的,消费者想购买某一美妆产品,但其价格超过心理预期,选择先预定产品,之后在闲鱼寻找伙伴拼购商品,在减少了经济负担的同时,用优惠的价格购得了超值装的商品,一石二鸟,不可谓不理智。

在闲鱼中可看到,许多卖家都在“双十一拼单”,比如这款科颜氏金盏花精华霜,卖家只留下正装,转卖全部小样,可见消费者对于品牌方这种“加量不减价”的销售方法并不买单,甚至有时赠品会影响消费意愿,若赠品是消费者所需,消费者大概率会买单,但若不是,消费者也不会盲目购买。

透过现象看本质,这种闲鱼的拼单策略的出现,是针对双十一这个促销节点,众多一线美妆品牌“加量不降价”和商品捆绑赠送的促销手段下,触发的新型消费方式。闲鱼拼单模式下,消费者各取所需,不仅满足尝鲜、囤货需求,还享受优惠价格、分担经济压力,如此,达成高性价比的消费目的。

品牌的“加量不降价”策略

双十一活动是电商平台一年中力度最大的促销活动,众多的美妆品牌给出了难得的优惠,但其优惠的方式是否满足消费者的利益还有待商榷。

双十一这块大蛋糕,没有品牌不想分得一份,一线美妆品牌也不例外。众多一线美妆品牌在双十一时机下,企图以大力度的折扣活动拉动GMV,如Whoo后天气丹礼盒3折起、雪花秀礼盒4折起等,而消费者在诱人的折扣下也确实大肆购买,达到促销目的。其中,雅诗兰黛品牌甚至在预售25分钟,就实现交易额近5亿元,超过去年双11全天。

但只要消费者具体了解就可以发现,这些品牌的定价基本没有降低,宣传所说的折扣是正装+赠品总价值的折扣,品牌做的是“加量不减价”的促销方案,产品的价格并没有真正的降低,只是通过加赠商品抬高价值的手段达成折扣。

对比李佳琦、薇娅两大头部主播的直播间,这些美妆品牌也并未付出格外大力度的优惠,依旧保持原有的价格,只是在旗舰店的赠品基础上附赠额外的定制商品,这些一线美妆品牌所谓的价格战并没有上演,折扣优惠只是增加商品总价下的计算结果。

而消费者面对品牌打出的“加量不降价”策略,就需要权衡捆绑商品的使用价值,思考在购买正装商品赠送小样,甚至是钱包、丝巾等不相关产品的模式下,是否愿意买单吗?

就这个问题,记者采访了在双十一预售中购买了美妆商品的95后女孩果果,其表示“如果我想买的产品,送的是购买产品的小样,我愿意接受,因为我本来就需要,而且价格计算下来确实划算。但是,如果赠品是我完全不想要的东西,比如我买的面霜,送我丝巾,那我就需要考虑一下了,转手闲鱼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此看来,品牌方“加量不减价”的捆绑销售模式确实为闲鱼生意的火爆添了一把火,品牌方能通过赠送不必要的商品,维持品牌价值,那么消费者也就可以转卖给需要的人,共担经济压力,在捆绑的销售模式下实现解绑,这是消费者对于品牌方销售模式的消费权衡。

总结:

在这场双十一预售活动下,闲鱼生意的火爆不止是冲动消费下的“割肉回血”,还有消费者面对一线美妆品牌不愿损伤品牌价值的“加赠”玩法下的理智拼单,这实际上意味着消费者心智的升级,以拼单的方式分担价格,享受优惠产品,实现购买需求。

美妆板块除了这些一线的美妆品牌备受瞩目,国货品牌也是重要部分。而通过观察发现,国货品牌的促销玩法与一线美妆品牌基本类似,大多都是在“加赠”的基础上降低一定的价格,以吸引消费者,但并未过多损伤品牌价值。

总体看来,在这场双十一活动下,不论品牌方还是消费者都越来越理智,品牌方“加量不降价”以维系价值与价格的平衡,消费者按需理智购买,闲鱼“双十一生意”正是品牌方与消费者利益平衡下的应对之策。

公募REITs盘活“重资产”

原标题:公募REITs盘活“重资产”

  2020年4月30日,中国证监会与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基础设施领域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试点相关工作的通知》,标志着2020年成为中国境内公募基础设施REITs元年。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通过长期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中国已拥有很多优质的存量基础设施,这些优质资产主要集中在交通、能源、环保、市政等领域。据不完全统计,1995至2019年间,我国基础设施投资近150万亿元。伴随着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在产业转型升级面临诸多挑战、国内外宏观环境日益复杂的背景下,提高投资效率,盘活基础设施领域存量资产、促进形成再投资能力,已成为中国当前宏观经济改革与发展的重要抓手。因此,开展公募基础设施REITS试点可谓正当其时,也是市场发展的必然选择。

  基础设施REITs在国外市场有着多年运作经验,但对国内金融机构和实体企业来说才刚刚起步。虽然各方抱有极高热情且参与积极,但鉴于产品的特别复杂性,在政策环境配套也并非特别到位和完善的情况下,试点行业该如何稳步推进,是一个需要认真面对、深入研究的问题。

  1。概念

  公募REITs,到底是啥?

  这个全称为“公开募集基础设施证券投资基金”的资产证券化产品,虽然简称为“公募REITs”,其实质内涵仍然很难为公众所理解。

  市场上有这样一类投资者,钱少,但想“触摸”体量很大的不动产,比如商业地产;市场上同时存在着一批持有大规模不动产的大佬,急需钱,但手里攥的商业地产却卖不掉。

  于是,REITs应运而生。1960年,REITs最早出现在美国,把缺乏流动性的商业地产拿出来,变成流动性较强的证券(受益凭证)。小投资者虽然钱少,但也可以买受益凭证;大佬通过不动产也能实现融资。一句话,REITs的本意就是给某一类投资者提供的低门槛、投资于不动产的证券化产品。

  但是此前因种种因素,中国境内市场没有标准化的REITs产品,均为类REITs产品。类REITs产品的特点是,我产品的门槛仍然不低,只卖给特定的那一小撮儿人,钱少的、不熟悉的,不卖给你,这也就是私募。而今,公募REITs的到来就彻底消灭了私募的门槛,钱少但有投资愿望的小投资者将享受无差别待遇。

  公募REITs把符合要求的不动产项目及其收益统统打包,全部做成标准化产品、能在交易所上市的资产支持证券,简称ABS。然后由一家符合资格的券商或者基金公司进行公募。当然,整个交易结构当中还有原始权益人、托管人、基金管理人等多个角色,来完成交易或者保障资产安全。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境内公募REITs定义的基础设施口径较美国口径涵盖范围更为宽泛,还包含大数据中心、仓储物流项目、产业园区项目等。而美国REITs对基础设施的定义仅包括铁塔、通信、能源等。

  那么,这个被称为天量市场的“量”到底有多大?

  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副司长韩志峰表示,如果按照投资建设项目资金规模,我国基础设施资产量大约有150多万亿元,拿出1%做REITs,REITs市场即可达一万多亿元,但这没有考虑到其升值部分。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其市场价值肯定已经升值,规模的想象空间远不止一两万亿元。

  实际上,根据近25年的统计数据,长三角地区累计形成的基础设施存量资产约26万亿元。同时中国还在继续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国家重大战略,加快5G、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这无疑又为REITs提供了新的优质资产。

  2。试行

  行业典型企业先行先试

  公募REITs推出之后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到底“为了谁”?

  公募REITs在中国境内正式拉开帷幕,之所以相关主管部门高度重视、相关企业参与热情高涨,皆因其意义重大。

  “公募REITs是市场发展的必然选择。”9月27日,中国证监会债券部主任陈飞在中国REITs论坛年会上表示,从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现状及面临的问题来看,基础设施REITs试点的推出,高度契合了我国金融行业客观发展的实际需求。

  在同一场合,上交所总经理蔡建春强调,进一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持续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盘活存量也将成为资本市场长期目标之一。而在当前,基础设施建设主体普遍存在建设资金不足的现实困难。一方面,大量优质资产形成资金沉淀,投融资循环受阻;另一方面,债务约束下,新建项目投资面临较大资本金缺口。

  蔡建春认为,REITs将带来新的管理理念、带来更高流动性的同时,REITs对于促进资本形成、市场化配置资源、降低负债、缓释风险等方面也可以发挥重大作用。

  “REITs将对金融行业自身产生深远影响。”陈飞指出,REITs会缩短基础设施的投资期限,传统基于服务收费偿还抵押贷款模式将被彻底改变。政府在内的投资者可以缩短资本金占款,腾挪更多资源从事其他重要建设项目的资本性支出,反过来会进一步推动基础设施REITs化、金融化程度,甚至改变传统政府机构、国有企业的资产与资本运作方式。

  而对于诸多试点企业来说,REITs在盘活企业存量资产、降低负债率、提供滚动开发资金等方面的作用均有更深体会和理解。

  以园区发展见长且有三十多年经验的上海临港集团背负大量重资产,集团副总裁朱伟强表示:“公募REITs试点对盘活地方国有企业的存量资产意义重大,可以借此探索内循环的模式,以便有更多资金投入到新片区的开发建设当中。”

  从资金盘活的角度,朱伟强进一步阐述REITs品种对“投资—运营—盘活—再投资”,资产反复循环非常有利,使资金用得更好、用得更活。

  苏州工业园区对此深有同感,而且对“内循环”模式的探索亦有共识。

  “因为我们资产负债率比较高,早期投入比较大。REITs产品不仅可以降低我们的负债率,也可以形成良性的循环,为滚动开发提供资金的同时做一些产业的结构调整。”苏州工业园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主任钱晓红表示,在经营机制方面,通过REITs等资产证券化产品,把轻重资产分离,特别是对资产运营管理通过轻资产来运作,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提升资本运作的效率。

  苏州工业园区也是REITs的积极参与者。据悉,该园区未来十年的目标是持有的资产达到60%的证券化率。钱晓红透露,经过摸底排查,约有60亿元资产将投入今年的公募REITs试点。

  据悉,目前上交所公募REITs储备项目主要涉及公共事业基础设施、交通能源、产业园区、仓储物流和数据中心五大类。总体来看,公共事业基础设施、交通能源、产业园区类项目以国有企业为主,仓储物流、数据中心类项目以民营经济为主。

  申报了两个污水处理项目的首创股份董秘邵丽也表示,水务环保企业将成熟的重资产注入公募REITs,可以提前回收项目投资资金,用于投入新的项目,将大大提升企业再投资能力。

  据介绍,首创股份的两个项目一是位于长江经济带的合肥,每天的污水处理量是30万吨;另一个选择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深圳,日处理能力是37.5万吨。都是政府根据特许经营协议来支付污水处理服务费。

  邵丽认为,公募REITs是一种权益性的融资工具,可以提升企业投资周转率,确认资产增值带来的溢价利润,能系统性的改善企业的财务状况,优化企业的报表结构。企业负债率的高低也直接决定了融资能力,因此发行REITs可以降低企业的负债率、提升企业再融资能力。

  “水务环保行业也是重资产行业。如果长期依赖重资产模式肯定对发展不利。”邵丽表示,公司在规划生态+战略,生态+战略其中一个方式就是轻资产的转型。通过公募REITs的方式尽量使重资产能够变轻,轻重并举,同时提高经营管理的效率。

  据介绍,公募REITs投资人的收益主要是来源于基础设施底层资产的运营管理。资产上市发行之后无论是行业主管机关对资产经营管理的监督考核,还是外部投资人的回报需求,都能促进应用管理机构,精细化、高效化运营,提高运营管理效率。

  提高运营管理效率的同时,朱伟强认为园区的角色定位,可以保证服务质量。

  “在发行REITs以后,园区继续是资产的管理者,这样也保证了园区资产管理的服务质量。园区最大的资源、最宝贵的财富就是客户,服务好我们的企业和客户,这一点也非常重要。”朱伟强表示。

  据朱伟强透露,此次参与公募REITs的项目园区资产约40万平方米,初步估值22亿人民币,均位于新片区、长三角一带,资产质量非常优质。“所有物业的出租率都在95%以上,资金机构购买该园区产品后会有很好的回报。”朱伟强表示。

  据上交所介绍,从储备项目来看,公共事业基础设施、交通能源、产业园区类项目以国有企业为主,仓储物流、数据中心类项目以民营经济为主,各类资产现金流稳定、质量较好。

  由阿里、顺丰、三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等共同组建的菜鸟网络科技(以下简称“菜鸟网络”)作为物流行业代表,贡献了公募REITs备选项目。

  在公募REITs试点之前,菜鸟网络也做了类REITs的尝试,2019年在上交所发行了首单可扩募的类REITs产品。

  “去杠杆、减轻资金压力、盘活存量资产,确实是很多企业的初衷。”菜鸟网络首席财务官刘政认为,对菜鸟网络的压力是消费者不断提升的高质量物流服务需求,以及商家对于出口境内如何提升货的效率,要求公司建立更好的供应链全网络服务。

  “这里面基础设施不能成为瓶颈,同时基础设施背后的资金配套更不能成为基础设施建设的瓶颈,所以我们希望在‘投融管退’的全链路中,能够有公募REITs这样的更加市场化、更加优质的方式,帮助我们的业务走得更快。”刘政表示。

  3。 问题

  管理、交易、税收等多重难题待解

  毫无疑问,公募REITs是基础设施投融资机制的一项重大创新,也是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一次探索,但产品从无到有可能要面对未曾预料的困难。

  对此,全国政协常委、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张勇提醒,基础设施REITs在我国还是新生事物,面临着许多新问题、新困难,要学习借鉴国外先进经验,结合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基础设施的投融资领域的实际情况,以试点方式稳重起步,在试点过程中不断解决问题。

  专业人士表示,REITs是一个特别复杂的产品,目前项目库里的项目是否都能落地也存疑问。从境外来看,REITs刚推出来的前两年,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推出超过10单,甚至前两年一单产品都发不出来也很常见。 鉴于产品特别复杂性,在政策环境配套也都不是特别到位和完善的情况下,还有诸多难题需要破解。

  试点推进才开始,某些问题在管理端已露端倪,不能得到妥善解决,则会成为公募REITs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

  一直以来,每有新的产品出现,“争首单”“争首批”已成为部分机构、基金公司的惯性状态。之于公募REITs也不例外。

  “由于诸多机构都想争取成为首批项目的参与者或者操盘者,最极端的做法就是进行恶性低价竞争,管理费报价越来越低,甚至有些机构表示可以免费做。事实上,政策的初衷是希望,REITs管理人在项目推进中,利用专业知识发挥主动管理的作用,把资本市场和产业相结合,提升基础设施管理的质量和水平,从而获得其相应的报酬。但是,如果费率过低,就会给外界造成一个印象,管理人根本实现不了主动管理。”韩志峰直言,其后果有可能会把整个市场的定位、方向偏掉了,对REITs产业的发展极其不利。

  此外,基础设施商业性与公益性如何协调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韩志峰表示,作为公共产品或半公共产品,基础设施具有比较强的公益属性,很多时候,在公益性和商业性之间会产生一定矛盾。

  与此同时,目前进入储备的项目在推进实践过程中,也遇到了诸多障碍。

  “虽然政府机构都表示支持项目推进,但是由于没有统一明确的指导意见,我们需要跟每一个部门沟通。以园区为例,要与行业主管部门、国资部门、规土部门、产权交易部门等等多个部门去单独地、逐一地区沟通。”上海临港集团副总裁朱伟强建议, 对于目前一事一议的探索性的交易审批做一下改进,形成很明确的指导意见,降低成本。

  此外是税收问题,朱伟强希望能够参照国际上好的经验,制定完善的税收的办法,助力公募REITs行业能够健康稳定的发展。

  首创股份遇到的则是项目变更问题。由于在项目资产运营方面与其他行业存在差异,在取得污水处理项目的时候,往往是与政府签订特许经营权协议,而这个协议里面对项目变更做了限制性的要求。这些限制性的要求对于变更为公募REITs等证券化产品,无疑是最大的一道坎。

  “如果在发行REITs之后,虽然引入了投资人,但是行业主管机构仍然会对项目运营的实际管理责任进行明确的要求,甚至要求首创股份作为原始权益人对项目运营继续承担责任。这要求公募基金管理人在选用、更换运营管理机构的时候,应该对运营管理机构的资质和能力进行考核。”邵丽如此建议。

  关于入池资产的付费方式,也存在进一步探讨的空间。

  “目前公开的试点文件里是要求使用者付费。对长江经济带中有一定政府补贴的生态项目,未来是否有可能在付费方式上给予一定的支持,把这些项目也纳入REITs资产的范畴。”邵丽表示。

  “希望公募REITs政策、配套应该和产业的前端发展相结合,做更多领先于同行甚至领先于其他公募REITs市场的一些标准。能够更加灵活地为执行方做支撑。希望把最好的资产拿出来,把资产的收益权和市场进行分享。”刘政表示。

  观察

  无“合力” 无REITs

  公募REITs作为金融市场的“舶来品”,在中国研讨多年,但受制于各种复杂原因迟迟未能落地。2020年4月30日,证监会、国家发改委联合下发通知,标志着公募REITs万亿市场的新蓝海开闸。

  但是,这个天量市场的开启,需要各参与主体理念的高度一致和行动的紧密配合,即共识和合力。

  从目前进展看,可以说,各方共识已初步形成。

  首先,从国务院到各个监管部门,对于公募REITs的推出均可谓“高度重视”,一系列配套文件在几个月之内纷纷落地。

  其次,各界对产品认识逐步转变。部分市场主体对REITs的认识从最初的等同于银行贷款和债券的融资方式,逐步向资产上市、权益资本、盘活存量、创新投融资机制等方面的认识转变。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正在积极主动地筛选符合条件的项目参与试点。

  同时,重点建设领域、重点产业集群以及地方发改委、国资委、税务部门等积极加入REITs项目沟通协调。同时社保基金、保险资金、养老金与境外投资者对于投资REITs的积极性逐步提升。

  看起来,“欣欣向荣”姿态初显,但距离“花团锦簇”,尚需时间。

  虽然各方积极表态全力支持,但在项目推进过程中仍需要逐一去上门沟通,上海临港集团的遭遇显然并非个案,各个部门间尚处于“一事一议”的状态,未出台统一明确的指导意见,可见,“合力”并未真正形成。

  众所周知,公募REITs涉及的参与主体非常庞杂,涵盖几大类:其一为监管部门,包括证监系统、发改委系统、财税、国资、各行业部门等;其二为参与的主体,包括原始权益人、投资人、公募基金、专项计划管理人等;其三为中介机构。任何一个方面的关系处理不好,位置不摆好,公募REITs的发展有可能就推进不下去。

  各主体职责不同、角度不同、做事的方式方法不同,项目推进中需要非常大量的沟通协调工作,必须有合力。

  试点的行业中,由于所属的领域,各自面临的问题也十分复杂。若想有一个成熟的公募REITs市场,各方面政策和制度还需细化研讨,扎实落地,必须有合力。

  在基础设施REITs推进过程当中,需要各方紧密合作的事宜多如牛毛:如国有企业国资转让问题;国有企业外资转让问题;保险资金或银行资金问题;产品定性问题;杠杆率问题;上市资金合规性全面检查问题;资产优良问题;特许经营问题……,所有问题绝非某一单位、某一部门能够消化、能够解决,全部需要合力。

  在9月27日的中国REITs论坛年会上,上交所总经理在演讲中即呼吁各方凝神聚力,尽快形成市场规模、市场合力、打造良好的示范效应。

  而从已知消息来看,上交所初期依托各地的试点项目已逐步转为“产业集群发力”与“政府协同推进”,在重点建设领域、重点产业集群推进上,地方发改委、国资委、税务部门、各主管部门等也积极加入REITs项目沟通协调中。

  诚然,合力的形成需要时间,但市场期待这个时间短些、再短些。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宸展光电:关联方贡献数亿元采销额,关联采购价格偏低或美化报表

原标题:宸展光电:关联方贡献数亿元采销额,关联采购价格偏低或美化报表

2019年,全球商用触控面板的出货量由2015年的0.98亿片增长至1.3亿片。宸展光电(厦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宸展光电”)所处的商用智能交互显示设备制造行业,与上游商用触控面板出货量高度相关。而坐落于厦门市的宸展光电系一家外资企业,IPC Management IPC Management Limited(以下简称“IPC Management”)等7 家外资股东持股75.86%。

2015年成立当年,宸展光电从关联方处收购股权、购买经营性资产之余,还承接了客户,彼时其逾六成资产靠或“买买买”,令人唏嘘。而且撑起超六成收入的主要产品,产销量双降。此外,关联方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采购价格变动趋势异于同行,且采购价格偏低是否存在美化报表的嫌疑?而宸展光电与关联方或还存在经营混淆的“异象”,同样值得关注。

一、成立当年从关联方收购股权购买资产及承接客户,逾六成资产或靠“买买买”

2015年成立之初,宸展光电陆续向多位关联方收购资产及子公司股权,并且承接了相关技术、人员及客户,进军商用智能交互显示设备业务。

2015年,宸展光电前身成立,同年向关联方收购子公司、资产、承接业务及客户。

据签署日为2020年10月26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5年4月,宸展光电的前身宸展光电(厦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宸展有限”)成立。

2015年4月,萨摩亚商宸展科技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TES Touch Embedded Solutions Inc.在台湾设立的分公司,以下简称“萨摩亚宸展台湾分公司”)以合计未税新台币价1,025.83万元,向钛积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钛积创新”)、宸鸿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宸鸿光电”),购买了与商用智能交互显示设备业务相关的研发及办公类设备。

2015年5月及12月,宸展有限以合计未税价2,713.09万元,购买了关联方钛积光电(厦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钛积光电”)与商用智能交互显示设备业务相关的机器设备。

2015年6月、7月及10月,宸展有限以合计未税价1,003.76万元,购买了关联方宝宸(厦门)光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宸光学”)与商用智能交互显示设备业务相关的机器设备。

2015年12月,宸展有限以合计价506万美元,向关联方IPC Holding Co.,Ltd.(以下简称“IPC Holding”)及TPK Holding Co.,Ltd.(以下简称“TPK Holding”),收购了TES Holding Co., Ltd.(以下简称“宸展控股”)100%股权。

且由于彼时,宸展控股持有TES Technology (Hong Kong) Limited(以下简称“香港宸展”)及TES Touch Embedded Solutions Inc.(以下简称“萨摩亚宸展”)100%的股权。即股权转让后,香港宸展、萨摩亚宸展成为宸展有限旗下孙公司,而萨摩亚宸展台湾分公司于2015年4月向钛积创新、宸鸿光电收购的资产,亦纳入宸展有限。

据招股书,2017年11月20日,宸展控股注销;香港宸展、萨摩亚宸展由此成为宸展光电的控股子公司。

且招股书显示,钛积创新曾系宸展光电董事Foster Chiang(江明宪)曾经控制的企业,已于2016年12月30日解散;宝宸光学、宸鸿光电均系宸展光电实际控制人Michael Chao-Juei Chiang(江朝瑞)控制的其他企业;钛积光电系实际控制人近亲属控制的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宸展有限由香港宸展出资设立。

据招股书,2015年4月-11月期间,香港宸展曾系宸展有限自成立起的控股股东,直至2015年11月,香港宸展将其所持宸展有限的100%股权,以合计1,062.83万美元的价格,转让予IPC Management及TPK Universal Solutions Limited(以下简称“TPK Universal Solutions Limited”)。

此外,宸展光电成立当年从关联方购买的资产超3亿元,占资产总额比例逾六成。

据招股书,2015年,宸展光电经过上述股权收购和经营性资产的购买,从上述关联方获得的资产总额为32,202.86万元,占同期宸展光电资产总额的比例高达68.26%。

另一方面,2019年,宸展光电从关联方承接的客户“贡献”收入仍超六成。

据招股书,宸展光电于2015年4月设立后,通过购买资产和股权的方式,对关联方钛积光电、宝宸光学、钛积创新及宸鸿光电等与商用智能交互显示设备业务有关的资产进行整合,承接了相关研发、生产、销售人员,以及钛积光电和钛积创新的主要客户Elo Touch Solutions Inc.及受同一方控制的公司(以下简称“Elo”)等、宝宸光学和宸鸿光电主要客户NCR Corporation.及受同一方控制的公司(以下简称“NCR”)、Diebold Nixdorf Manufacturing Pte. Ltd.及受同一方控制的公司(以下简称“Diebold”)等。

值得注意的是,由钛积光电、钛积创新、宝宸光学及宸鸿光电承接而来的Elo、NCR、Diebold,均系宸展光电的前五客户。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宸展光电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Elo、TPK Holding Co.,Ltd.及其子公司(以下简称“TPK集团”)、Diebold、Mouse Computer Co.,Ltd 及受同一方控制的公司(以下简称“Mouse”)、Acrelec Manufacturing S.A.S.及受同一方控制的公司(以下简称“Acrelec”);Elo、NRC、Diebold、Mouse、Acrelec;Elo、NCR、Jabil、Diebold、Mouse;NCR、Elo、Diebold、4POS AG(以下简称“4POS”)、Mouse。同期,宸展光电对前五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25亿元、10亿元、8.7亿元、5亿元,销售占比分别为82.26%、78.18%、65.79%、73.18%。

即报告期内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Elo、NCR、Diebold、Mouse、Acrelec、TPK集团、4POS系宸展光电的前五客户。

而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宸展光电的前五客户中,承接自宸展光电关联方的客户不止前述Elo、NCR、Diebold这三家,其余客户Mouse、Acrelec、4POS承接于宝宸光学。

而宸展光电声称,除了承接上述客户,其境内外还开拓了一批新客户。

但从上述前五客户名单及对销售占比来看,Elo、NCR、Diebold、Mouse、Acrelec等承接自关联方的客户仍“牢牢”占据其前五客户的队列,2019年销售占比逾六成,宸展光电的新客户开拓进程如何?不得而知。

据证监会,2019年6月6日,宸展光电首次递交上市申请材料,即签署日为2019年5月20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19年招股书”)。而2015年末完成整合资产、人员及业务等资源的宸展光电,时隔四年半开始上市之路。

二、业绩增速放缓,主要产品产销量双双“缩水”约10万台

而且资产逾六成靠“买买买”的背后,经过几年的发展,宸展光电2019年营收净利增速双双下滑。

据招股书及2019年招股书,2016-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宸展光电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23亿元、11.25亿元、12.79亿元、13.22亿元、6.83亿元;2017-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率分别为-8.07%、13.72%、3.38%。

同期,宸展光电的净利润分别为1.23亿元、0.73亿元、1.18亿元、1.47亿元、0.74亿元;2017-2019年,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0.3%、61.11%、24.41%。

而2019年,撑起宸展光电超六成收入的智能交互显示器,产销量均缩减。

据招股书,宸展光电的产品主要为智能交互显示器、智能交互一体机;截至2019年,智能交互显示器、智能交互一体机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62.93%、27.51%。

2017-2019年,智能交互显示器的产量分别为560,475台、605,865台、515,577台,销量分别为542,201台、612,214台、503,856台。即2019年,智能交互显示器的产量、销量分别下滑了90,288台、108,358台。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宸展光电主要产品智能交互显示器的成本总额分别为7.43亿元、7.72亿元、6.24亿元,2019年成本总额减少1.48亿元。

同期,智能交互显示器的单位成本分别为1,369.7万元、1,261.61万元、1,238.82万元,单位售价分别为1,718.83万元、1,629万元、1,651.22万元。即2019年,在单位成本下降、销量下滑的情形下,智能交互显示器却“逆势”涨价。

而据招股书及2019年招股书,2016-2019年,宸展光电销售费用分别为2,600.93万元、2,510.7万元、4,086.42万元、4,301.85万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3.47%、62.76%、5.27%。

此外,宸展光电员工人数逐年下滑,两年减少175人。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宸展光电及其子公司员工人数分别为953人、812人、778人、734人;2019年较之2017年,减少了175人,降幅达到18.36%。

也就是说,2019年,宸展光电的营收、净利润增速放缓,且撑起超六成收入的主要产品智能交互显示器,产量、销量齐齐下降10万台左右。在此情况下,其主要产品智能交互显示器的单位成本虽然减少,宸展光电却“逆势”提价。且员工人数延续2018年趋势,继续缩减,三年内降幅超18%。

三、母公司总资产与“官宣”差额逾700万元,信披真实性存疑

2016年,2019年招股书与市场监督管理局之间,母公司的总资产、总负债出现数据“打架”的异象。

据2019年招股书,2016年,宸展光电母公司的总资产、总负债分别为46,417.42万元、21,822.8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宸展光电母公司的总资产、总负债却分别为45,675.83万元、21,952.08万元。

即2016年,招股书披露的母公司总资产比官方数据多出741.59万元,而总负债比官方数据少了129.19万元。

据2019年招股书,重要会计政策及会计估计变更等因素,或并未对上述数据“打架”产生影响。

四、关联方“贡献”数亿元采销额,采购价格变动趋势异于非关联方

需要指出的是,报告期内,关联方TPK集团既是宸展光电的前五客户,又是前五供应商。

据招股书及2019年招股书,2016-2017年,TPK集团分别系宸展光电的第三大、第二大客户,宸展光电对其销售收入分别为13,510.06万元、18,457.32万元,销售占比分别为11.04%、16.41%。

据招股书,宸展光电的实际控制人、董事Michael Chao-Juei Chiang(江朝瑞)为TPK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即TPK集团系与宸展光电受同一实控人控制的关联方。

不仅“兼任”客户,TPK集团同时“稳居”宸展光电的供应商名单前二。

据招股书及2019年招股书,2016-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TPK集团分别系宸展光电的第二大、第二大、第二大、第一大供应商、第一大供应商,宸展光电对其采购金额分别为15,853.68万元、17,708.89万元、16,905.88万元、17,890.11万元、9,587.51万元,占同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7.3%、20.15%、17.47%、18.57%、19.75%,采内容包括触摸屏、玻璃盖板等。

据招股书,2017-2019年,触摸屏系宸展光电的第二大原材料采购项目,采购额占比分别为28.55%、27.81%、26.23%;而同期,宸展光电对TPK集团的触摸屏采购额占触摸屏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高达68.22%、58.89%、63.57%。

而需要指出的是,宸展光电对TPK集团的采购价格与非关联方存差距,采购价格每台触摸屏差值最高逾40元。

据招股书,宸展光电向TPK采购的投射式电容技术触摸屏产品中,2017-2019年,12吋触摸屏的采购价格分别为313.51元/件、259.98元/件、246.77元/件;而2017年,其向无关联第三方采购12吋触摸屏的价格却为346.73元/件。

即对于12吋触摸屏产品,2017年,宸展光电对TPK集团的采购价格,较之对非关联方“便宜”近10%;且2017-2019年,该采购价格逐年下降。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宸展光电向TPK集团采购15吋触摸屏的价格分别为447.58元/件、427.92元/件、420.08元/件;同期,其向无关联第三方采购15吋触摸屏的价格分别为441.51元/件、445.45元/件、449.38元/件。

即2017年,对于15吋触摸屏产品,宸展光电对TPK集团的采购价格,较之对非关联方略高;且2018-2019年,宸展光电对TPK集团的采购价格逐年降低,对非关联方的采购价格反逐年增长,一“跌”一“涨”令人费解。

此外,据招股书,2017-2019年,宸展光电向TPK集团采购17吋触摸屏的价格分别为507.69元/件、484.58元/件、494.77元/件;同期,其向无关联第三方采购17吋触摸屏的价格分别为485.67元/件、517.92元/件、520.93元/件。

即2017年,对于17吋触摸屏产品,宸展光电对TPK集团的采购价格,较之对非关联方略高。而2018-2019年,对TPK集团的采购价格均低于非关联方。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宸展光电向TPK集团采购19吋触摸屏的价格分别为449.7元/件、429.93元/件、453.23元/件;同期,其向无关联第三方采购19吋触摸屏的价格分别为415.97元/件、410.81元/件、409.19元/件。

即2017-2019年,对于19吋触摸屏产品,宸展光电对TPK集团的采购价格均高于非关联方,2019年差额逾40元/台。同时,其向关联方采购价格走势也与非关联方相背离。

由上述情形或表明,报告期内,关联方TPK集团既是宸展光电的前五客户,又是前五供应商;其中,第二大原材料触摸屏的超六成采购额来自于TPK集团。然而宸展光电对其的采购价格或存“异象”,不仅采购价格与非关联方存“差距”,且变动趋势也不一致。

五、半数董监高“来自”关联方,实控人或仍在TPK集团任职

据招股书,除独立董事之外,宸展光电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共12人。

其中,宸展光电董事长孙大明,曾在TPK Holding 担任总经理兼执行长、副董事长;董事、实控人Michael Chao-Juei Chiang(江朝瑞),曾在钛积创新担任董事长,自2006年起担任TPK Holding董事长;董事Foster Chiang(江明宪),曾担任TPK Holding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李明芳,曾在宸鸿光电担任副总经理。

而签署日为2020年3月16日的招股书,Foster Chiang(江明宪)自2016 年起担任TPK Holding副董事长,现任宸展光电董事,任期为2018年5月至2021年5月。前后两版招股书对于Foster Chiang(江明宪)在TPK Holding任职情况披露不一致,令人费解。

此外,宸展光电监事会主席吴文瑜,曾担任钛积光电担财务长、TPK Holding 资深副总,现兼任TPK America, LLC(以下简称“TPK America”)经理;职工代表监事李莉,曾在钛积光电担任人力资源部课长;财务总监邱云虹,曾在宸鸿光电担任会计部处长。

即宸展光电董监高中,三人或仍在TPK集团任职。

据招股书,董事及实控人Michael Chao-Juei Chiang(江朝瑞)、董事Foster Chiang(江明宪)、监事吴文瑜在关联方处领取薪酬。

也就是说,除独立董事之外,宸展光电董监高共计12人;其中6人曾在TPK集团、宸鸿光电、钛积光电等关联方任职的经历,包括实控人在内的3人或仍在TPK集团任职,且从关联方处领取薪酬。而宸展光电的管理层及公司治理能否独立于TPK集团等关联方?犹未可知。

六、子公司与第十一大股东经营地址一致,或“经营混淆”独立性存疑

问题远未结束,宸展光电子公司萨摩亚宸展,和两员工持股平台的经营地址“重叠”。

据招股书,宸展光电子公司萨摩亚宸展的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为Portcullis Chambers,P.O.BOX 1225,Apia,Samoa。另外,持有宸展光电4.07%股权的员工持股平台Dynamic Wise International Limited(以下简称“Dynamic Wise”)、持有宸展光电1.55%股权的Profit Sheen Investments Limited(以下简称“Profit Sheen”),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也为Portcullis Chambers, P.O. BOX 1225, Apia, Samoa。

不仅如此,宸展光电第十一大股东的经营地址,与子公司及两员工持股平台的地址一致。

据招股书,对宸展光电持股1.8%的第十一大股东Eternal Rise Holdings Limited(以下简称“Eternal Rise”),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同样为Portcullis Chambers, P.O. BOX 1225, Apia, Samoa。

即上述地址,与宸展光电子公司萨摩亚宸展、员工持股平台Dynamic Wise及Profit Sheen的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一致。

此外,据招股书,宸展光电子公司TES America, LLC(以下简称“美国宸展”)的主要生产经营地为215 Central Ave. Holland, Michigan, USA。

据招股书,2016-2017年,宸展光电曾向TPK集团在美国的子公司TPK America销售智能交互显示设备成品,由TPK America向客户供货,并提供相关服务;直至2017年8月,宸展光电自行设立子公司美国宸展。

另外,宸展光电子公司美国宸展与TPK集团子公司地址相近。

招股书显示,宸展光电监事吴文瑜,曾在钛积光电担任财务长,在TPK Holding任资深副总,且目前仍在TPK America担任经理。

据招股书,宸展光电关联方TPK集团(与宸展光电受同一实控人控制)的子公司TPK America,注册地及主要生产经营地为230 Central Ave. Holland MI 49424, USA。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经地图软件搜索,美国宸展的主要生产经营地距离TPK America约1分钟的路程,两者地点或接近。

值得一提的是,宸展光电的监事吴文瑜,仍在TPK America担任经理的职务;因此,美国宸展与TPK集团子公司TPK America之间,或存在经营混淆的情形。

由上述情形或表明,宸展光电子公司萨摩亚宸展、员工持股平台Dynamic Wise 及Profit Sheen,与股东ternal Rise的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或存“重叠”;另外,子公司美国宸展,与TPK集团子公司TPK America相距或约1分钟的路程,宸展光电的监事,同时兼任TPK America经理,子公司美国宸展与关联方子公司TPK America是否存在经营混淆的隐患?其中美国宸展独立性是否遭“侵蚀”?

七、董事及员工先后在关联方任高管,与关联方关系或“不一般”

2015年,宸展光电成立之初,曾向关联方钛积光电购买经营性资产,双方不仅或存经营混淆的异象,宸展光电员工还是钛积光电高管。

据招股书,2015年5月及12月,宸展有限以合计未税价2,713.09万元,购买了关联方钛积光电与商用智能交互显示设备业务相关的机器设备。

而钛积光电系宸展光电实控人Michael Chao-Juei Chiang(江朝瑞)的子女Foster Chiang(江明宪)、Emily Chih Hsuan Chiang(江知璇)、配偶Yun-Ling Chiang(彭云陵)控制的企业,系宸展光电的关联方。

据招股书,在将商用智能交互显示设备业务有关的资产出售给宸展光电之前,钛积光电主要从事商用智能交互显示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游志豪”系钛积光电的执行董事、总经理、法人,“范朵贤”系钛积光电监事。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20年7月24日,钛积光电的执行董事、总经理、法人才变更为游志豪;而在此之前,钛积光电主要人员为“施国清”、“陈俊成”,且两人均曾担任宸展光电的执行董事、总经理、法人。

而宸展光电员工系钛积光电高管,或可对钛积光电施加重大影响。

据招股书,宸展光电存在一名员工“游志豪”,任职产品发展处专员,并持有员工持股平台Dynamic Wise特别股股权0.82%。而2020年7月24日之前,“游志豪”系钛积光电的执行董事、总经理、法人。

此外,据招股书,钛积光电的监事范朵贤,持有宸展光电的股东Eternal Rise的普通股股权100%,特别股股权12.92%。

据招股书及2019年招股书,钛积光电的原执行董事、总经理、法人代表施国清,持有宸展光电的股东Eternal Rise的特别股股权11.07%;而截至2016年3月29日,施国清还在宸展光电担任董事的职务。

而钛积光电的原执行董事、总经理、法人代表陈俊成,持有宸展光电的员工持股平台Profit Sheen的特别股股权12.93%;截至2017年12月,陈俊成还在宸展光电担任了董事、资深顾问的职务。

也就是说,宸展光电自2015年成立以来,与钛积光电或存在混淆经营的现象;而目前,宸展光电通过员工是否可对钛积光电施加重大影响?或该“打上问号”。

上述问题反映出,宸展光电与关联方之间的关系或“不一般”,未来是否影响其独立性?尚未可知。此番“抱病”冲击上市的宸展光电,或存诸多问题待解。

空调巨头财报PK:美的净利润增速甩开格力 但也各自有隐忧

  原标题:空调巨头第三季度PK:美的净利润增速超格力40个百分点,但也各自有隐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徐诗琪

  10月30日晚,白电行业两大巨头——格力电器(000651)与美的集团(000333),几乎同时发布了三季度财报。

  格力电器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7-9月)公司营收为563亿元,下滑2.35%;净利润为73.3亿元,下滑12.32%;前三季度(1-9月)为1258亿元,下滑18.8%;净利润为137亿元,下滑38.06%。相比前两个季度,格力的业绩已经有所回升,但是仍未摆脱同比下滑的困境。

  由于销售下滑,格力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减少90.74%。

  老对手美的集团则已走出了疫情影响。美的集团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7-9月)公司营收为776亿元,增长15.71%;净利润为80.9亿,增长32%。整体来看,前三季度(1-9月),公司营收为2167亿元,跌1.88%;净利润220亿,微增3.29%。

  单就第三季度的净利润增长而言,美的高出格力约40个百分点。

  美的凭借5500亿市值已经稳坐家电股龙头,格力距其有2000亿的差距,并有进一步拉大的趋势。

  在今年半年报发布时,美的内销空调营收首次反超了格力。本次三季报中,双方没有披露具体分产品的收入,但在这场“家电大王”之争中,它们还有各自的隐忧。

  格力的两大麻烦

  格力的两大问题,一是空调占营收比重超过八成,业务多元化进展缓慢;二是过于依赖线下渠道。

  在第一个问题上,格力今年大力发展空调以外的电器品类,白电品类的冰箱、洗衣机,厨电品类的烟灶、洗碗机、电饭煲,环境电器方面的空气净化器、净水器等,小家电如热水壶、榨汁杯也有涉及。

  从销量上看,消费者的确会为格力空调以外的电器买单。 “格力董明珠店”小程序上,各类电器的销量都不错。比如,格力一款随身果汁杯的累计销量达到8万件以上,而空调销量最大也仅2万多件。

  不过在线下市场并非如此。一位苏宁易购店长曾对界面新闻表示,格力的空调是其最具代表性和认知度的产品,其他产品更像是店内“摆设”,销量非常一般。

  根据年中报,格力的生活电器营收22.19 亿元,同比下滑13.36%,仅占总营收的3%。

  再看第二个问题,以董明珠全国巡回直播为代表的“格力渠道变革”正轰轰烈烈地进行。

  早前界面新闻就有报道,董明珠年初提出了取消各级代理商的策略,由经销商直接向总部打款提货。这让格力强大的线下销售网络受到冲击,甚至有部分山东经销商集体“反水”,跳槽到了竞争对手美的阵营。

  格力在线上渠道的发力,主要体现在直播上。根据其官方公布的数据,截至目前,董明珠的7场巡回直播总销售额达到了273.09亿元,占到第三季度总营收的48.43%。

  从数字上看,这的确是不菲的成绩。而且董明珠有“明星企业家”的属性,她带头拥抱直播,加快了格力发展线上渠道的脚步。

  但直播带货实质上就是低价促销,不可持续。倘若没了董明珠,也没了折扣,格力的“新零售”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美的的科技之路

  近两年来,美的的市值与格力、海尔差距越拉越大,在产品多元化和海外布局方面表现出色。但它也有隐忧。

  首先是美的今年重要的转型“科技集团”的战略,目前还在投入期,无法实现赶超。今年,美的提出了要全面“数字化、智能化”的转型战略,想从一个传统家电企业转身成为“科技集团”。

  美的这两年加大了研发投入。根据其年中报,美的研发费用为44亿元,占营收的3.2%,超过了格力电器的25亿元和海尔智家的29亿元。不过,三家公司的研发收入占比都是约3%。

  加大科技投入,主要就是为了在智能家居的战场上竞争。美的于2018年成立了IoT子公司,目前已经与多个互联网、手机头部企业合作,其IoT平台和华为、等实现了云对接。今年,在华为和OPPO等的发布会上,美的的身影也时常出现。

  但这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美的在智能家居上的布局是“慢人一步”,其声量暂时难以追赶,在硬核技术——5G、芯片等方面,又很难比肩华为。

  以小米为例,其IoT业务的营收连年增长,增速远超手机业务,到今年中,小米IoT业务营收是282亿元,占比已经达到了近30%。小米还在2019年成立了大家电事业部,雷军亲自发话:“大家电业务是小米AIoT战略重要组成部分和未来10年持续发展蓝图的核心拼图之一。”

  一个浅显的例子是,“小爱同学”已经普及到很多人的家中,但美的智能电器的唤醒词“小美”似乎还鲜为人知。

  另外,美的在海外市场也有隐忧。根据年中报,美的海内外的收入占比较为平均,国内销售收入占营收的56%,国外收入占45%。相较之下,格力的外销仅占20%。

  但据家电观察家刘步尘表示,美的的海外收入主要来自于贴牌代工,自有品牌在海外表现一般,不如海尔等企业。

  根据《2019年BrandZ中国出海品牌50强报告》,前十名中唯二的家电品牌是海信与海尔,分别位列6、7名,而美的排名49,是倒数第二。

  国际化方面,美的在2017年收购了库卡机器人,但自收购后,它却成了财报中的“拖油瓶”角色,业绩连年下跌。2020年上半年,库卡收入降幅高达24.08%,且首次亏损,金额达到8030万欧元。

  未来一段时间,美的还需要在智能化和国际化上投入重本,在能真正站稳这个家电龙头的位置。

净利下滑近8成、负债首超千亿 “旺季涨价”能救京沪高铁吗?

原标题:净利下滑近8成、负债首超千亿 “旺季涨价”能救京沪高铁吗?

摘要
【净利下滑近8成、负债首超千亿 “旺季涨价”能救京沪高铁吗?】一度被称为“我国最赚钱铁路”的京沪高铁在疫情影响之下也出现业绩下滑。10月30日晚间,京沪高铁发布今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4.87%,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79.33%,归母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79.44%。(新京报)

K图 601816_0

  一度被称为“我国最赚钱铁路”的京沪高铁在疫情影响之下也出现业绩下滑。

  10月30日晚间,京沪高铁发布今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4.87%,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79.33%,归母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79.44%。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京沪高铁负债合计首次超过千亿,达到1002.75亿元。

  受疫情影响的背景下,京沪高铁开通9年来首推浮动票价制度,据记者粗略计算,按照目前二等座价格,在实行浮动票价后,北京南站开往上海虹桥站最高涨价45元/座,最低价格时降价55元/座。而商务座最高涨200元。

  对此,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院教授孙章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京沪高铁实行浮动票价制度,不仅是缓和疫情对铁路经济的冲击,也是国家对市场配置资源的探索。

  “京沪高铁是我国铁路的样板,调价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企业渡过疫情难关,另一方面也是引进灵活市场机制,航空公司早已根据淡旺季调节票价,高铁也应该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孙章表示。

  2020年预计业绩大幅下滑

  总负债首次超千亿

  具体来看,京沪高铁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1.92亿元,同比下滑34.87%,实现归母净利润18.48亿元,同比下滑79.33%,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19.52亿元,同比下滑79.44%。

  其中,第三季度,京沪高铁实现营业收入71.46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96.19亿元有所下滑;实现净利润11.65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35.16亿元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京沪高铁解释称,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各地政府部门出台居民居家隔离、公共场所限流等管控措施,游客乘车出行意愿较低,从短期来看,旅客乘车需求难以完全恢复。

  实际上,京沪高铁今年上半年业绩也不太乐观,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归母扣非净利润分别下滑40.13%、90.06%、88.96%。

  在此背景下,京沪高铁在三季报中预测,公司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即2020年全年)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与上年同期相比有较大幅度下滑。但长远来看,本次疫情预期不会对公司长期经营和核心竞争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铁路运输行业将迎来需求释放的拐点。

  对于应对措施,京沪高铁表示,公司将利用铁路运输业复苏的有利时机,采取加强经营手段、严格控制成本费用、争取有利的政策支持等措施,尽量减少本次疫情对公司造成的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京沪高铁不仅业绩下滑,负债也不断攀升。

  记者注意到,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京沪高铁负债合计首次超过千亿,达到1002.75亿元,而去年末时京沪高铁负债合计尚为853.50亿元。

  具体来看,京沪高铁今年三季度末的流动负债达到191.81亿元,相比于去年末的129.12亿元大幅增长。而今年三季度末的非流动负债达到810.94亿元,去年末则只有724.38亿元。

  在流动负债中,今年三季度末出现了3.10亿元的合同负债,而去年末没有这笔款项。此外,流动负债中,京沪高铁的短期款高达100.09亿元,去年末时也没有这笔款项。

  而在非流动负债中,今年三季度末,京沪高铁的长期借款达到776.54亿元,相比于去年末的647.16亿元大幅增长。

  此外,今年前三季度,京沪高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9.27亿元,同比减少44.66%。

  首推浮动票价机制

  专家:探索市场配置资源

  据介绍,京沪高铁连接“京津冀”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区,纵贯北京、天津、上海三大直辖市和河北、山东、安徽、江苏四省,全线共设24 个车站,其中,北京南、天津西、济南西、南京南及上海虹桥站等均为重要的交通枢纽站。

  由于连接“京津冀”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区、沿线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高,京沪高铁也取得了惊人的盈利能力。

  2016年-2018年,京沪高铁分别实现净利润79.03亿元、90.53亿元、102.47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京沪高铁实现净利润95.19亿元。

  而在今年疫情的背景下,京沪高铁开通9年来首推浮动票价机制。

  10月23日,京沪高铁发布公告显示,京沪高铁将实行浮动票价机制。改变目前执行的固定票价的做法,实行优质优价、灵活的浮动票价机制,以现行执行票价为基准价实行上下浮动。

  京沪高铁称,将对时速 300~350 公里动车组列车二等座公布票价进行优化调整,同时将商务座、特等座和一等座与二等座的比价关系分别按照 3.5 倍、1.8 倍和 1.6 倍执行。

  具体来看,京沪高铁将北京南站-上海虹桥站全程列车二等座最高执行票价调整为598 元,最低执行票价调整为498元。全程列车商务座最高执行票价调整为1998元,最低执行票价为1748元。公司将根据客流情况,灵活调整执行票价。同步推出客运服务提质等举措。

  京沪高铁对此表示,2011年6月30日京沪高铁开通运营以来,客流运量大幅增长,平均客座率高位运行,九年多来始终执行单一票价,未能体现出产品结构的差异化和优质优价的原则,定价市场化程度不高。

  京沪高铁表示,此次调整票价有升有降。按照旅客对图定旅行时间、席别服务的不同需求合理调整票价,让广大旅客有更多的出行选择。本次调整体现优质优价。统筹考虑图定旅行时间和客座率等因素,合理安排列车票价档次。

  记者注意到,目前北京南站开往上海虹桥站的二等座票价为553元。

  据记者粗略计算,按照目前二等座价格,在实行浮动票价后,最高涨价45元/座,最低价格时降价55元/座。而商务座最高涨200元。

  “这正是‘既要有效的市场,也要有为的政府’的体现”,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院教授孙章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京沪高铁实行浮动票价制度,不仅是缓和疫情对铁路经济的冲击,也是国家对市场配置资源的探索。

  在他看来,在疫情影响之下,京沪高铁今年前三季度客流量出现较大幅度下滑,而随着疫情缓和,如今我国民航已经基本恢复,国外豪华邮轮则处境艰难,国内高铁正好介于二者之间,客流量也恢复了不少,但还没有到去年同期的水平。

  在此背景下,目前市场、政府、民营企业三个角度在不断磨合探索,如何让高铁经济更有活力,如何缓解疫情的冲击。

  “京沪高铁是我国铁路的样板,调价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企业渡过疫情难关,另一方面也是引进灵活市场机制,航空公司早已根据淡旺季调节票价,高铁也应该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孙章表示。

  而对于调节票价是否会影响客流量,孙章认为,京沪高铁沿途有不少商务乘客,对价格并不非常敏感,而且京沪高铁票价浮动并非一味涨价,淡季出行也会降价,这对于商务人士出差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

  孙章建议,未来京沪高铁不仅可以探索静音车厢票价浮动,也可以推行次卡、季卡等,让乘客按照次数、时间灵活选择,促进铁路经济进一步发展。

(文章来源:新京报)

《原神》疯狂吸金,游戏榜单竞争激烈,板块调整或至尾声

原标题:《原神》疯狂吸金,游戏榜单竞争激烈,板块调整或至尾声 来源:财联社

财联社10月30日讯,Sensor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自9月28日上市以来,米哈游旗下《原神》迅速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并在30天内吸金2.45亿美元。中国是《原神》收入最高的市场,仅iOS端收入就超过8200万美元,占该游戏在全球AppStore和GooglePlay总收入的33.5%。海外市场贡献近1.63亿美元,占66.5%。

事实上,进入10月后,各大公司重磅新品陆续上线,近期腾讯发行的《天涯明月刀》(自研)、《鸿图之下》(祖龙娱乐研发),加上此前莉莉丝发布的《万国觉醒》,与《原神》一起,不断冲击 iOS 畅销榜单,本月新作均杀入了TOP10,由此,TOP10中出现了4款SLG游戏,中泰证券认为,大厂在SLG赛道上的竞争进入白热化。买量和渠道联运结合的发行模式,使得头部游戏公司的优势愈发明显,行业中小长尾公司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

近期A股游戏板块调整较多,新时代证券观点称影响因素主要是三季报数据,数据显示了买量成本的变化、精品研发商和渠道的博弈,同时,部分基金重仓个股重磅新产品短暂断档,市场上的作品还面对未上市公司优秀产品的强力竞争。

新时代证券看法称,下半年市场或将出现一定分歧,但游戏行业仍有望保持20%以上增速的高景气,公司和用户圈层方面会出现结构分化,产品方面仍趋向大制作精品化新题材。

基于较低的估值和长期的机会,受益标的为平台公司、高分红的长期主义公司,二线细分或单产品催化公司,推荐关注腾讯控股、网易、心动公司、祖龙娱乐;三七互娱、掌趣科技、完美世界、吉比特等。

【计算万物·湘约未来】筑起计算机产业坚实后盾

【计算万物·湘约未来】筑起计算机产业坚实后盾

2020-10-30 21:02:13 [来源:] [作者:刘奕楠] [编辑:洪晓懿]
字体:【 】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见习记者 刘奕楠

10月30日,2020年全国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职业技能大赛落幕,来自全国32个省市的53530位职业技能人才参赛,湖南省金盾信息安全等级保护评估中心有限公司参赛人员斩获一等奖。

我国是世界上互联网使用人数最多的国家,随之而来的还有网络攻击、网络信息泄露,网络诈骗等安全隐患。如此一来,网络安全产业迎来了发展机遇,湖南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披荆斩棘,共同筑起计算机产业发展的坚实后盾。

10月27日,记者采访了湖南省金盾信息安全等级保护评估中心有限公司和湖南雨人网络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感受“网安湘军”的创新特色与优势互补。

“将攻防能力转化为网络安全产品是雨人网安的特色。” 湖南雨人网络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售前支持部售前经理曹赳说。什么是网络安全产品?曹赳举了一个例子,假如某单位想要解决区域内外来人员连入内部wifi,从而产生信息安全隐患的问题,雨人网安就可以通过公司研发的隐鹰wifi安全管理系统来实现。

隐鹰wifi安全管理系统集管理、防护、检测为一体,通过监测预警、通讯阻断、黑白名单管理等方式有效管辖区域内wifi,从而保障用户网络安全。

而湖南省金盾信息安全等级保护评估中心有限公司则专注于网络安全等级测评。网络安全等级测评是指按照有关管理规范和技术标准,对涉及国家机密的信息系统安全保护状况进行等级测试评估的活动。公司执行总经理罗晓燕介绍,目前国内具备等级测评资质的公司还不足200家。

“网络安全无小事,目前的网络安全环境形势依然严峻,希望能够在2020世界计算机大会上与更多的网络安全公司、硬件厂商、应用开发商等一起探讨、交流。” 湖南省金盾信息安全等级保护评估中心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罗晓燕认为,网络安全是开放性的,需要利用各自优势,形成合力。

网络安全产业已成为湖南高科技领域的又一张金名片。6月18日,国家网络安全产业园区(长沙)揭牌仪式在长沙高新区举办,湖南成为国家认定的第二个网络安全产业专业园区。

11月4日,“网络安全与可信计算”专题论坛将在 2020世界计算机大会上举行,行业“大咖”将从多个角度剖析网络安全的现状与未来。

相关专题:

文章导航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