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集团破产重整

华晨集团破产重整

原标题:华晨集团破产重整

  实施破产重整

  10月下旬,华晨集团发行的10亿元私募债到期仅支付了利息,本金未能兑付。11月13日,债权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依法向法院提起华晨集团破产重整申请。

  11月16日晚间,华晨集团公告称,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华晨集团此次债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辽宁省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华晨集团长期经营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华晨集团自主品牌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长期积累的债务问题暴发。为解决债务问题,有关方面成立了华晨集团银行债委会,力求债务和解,但未果。

  根据法律规定,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指定华晨集团管理人,全权负责企业破产重整期间各项工作,包括受理并认定债权人债权申报,编制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等。债权人将根据法院最终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偿付。

  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合资公司。作为宝马在中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集团重整后有望实现重生,尽最大努力挽回债权人的损失。同时,华晨宝马仍然是未来稳定的利润来源,且将不断推出新产品,扩大规模。

  宝马集团相关负责人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和华晨集团是独立的法人实体。当前的问题仅是华晨集团的事,合资企业华晨宝马汽车公司的运营不受影响。”

  公开信息显示,7月下旬以来,华晨集团多只存续债券遭遇市场恐慌性抛售,价格腰斩。截至今年10月,华晨汽车集团累计发行债券34只,存续债14只,存续债余额共162亿元。其中,1-3年到期债券规模超过100亿元。据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集团层面负债总额523.76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10%,失去融资能力,公司偿债压力巨大。

  11月20日,证监会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对华晨集团有关债券涉及的中介机构同步核查,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旗下上市公司或受影响

  华晨集团是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直接或间接控股、参股四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申华控股、金杯汽车、新晨动力),并通过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与宝马合资成立华晨宝马公司。华晨集团拥有中华、金杯、华颂三个自主品牌和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个合资品牌。

  对于间接控股股东被申请重整一事,11月20日晚,华晨集团旗下A股上市公司申华控股、金杯汽车相继发布公告称,华晨集团的破产重整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影响。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

  目前,华晨集团直接及间接持有申华控股4.4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93%;处于冻结状态的股份占其持股总数的24.13%,占公司总股本的5.53%。华晨集团全资子公司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金杯汽车2.6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32%。其中,1亿股用于融资融券,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37.53%;7360万股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7.63%。

  两家公司均在公告中表示,华晨集团进入重整程序,可能会对公司股权结构等方面产生一定影响。

  从业绩影响方面看,申华控股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应收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账款1.4亿元,主要形成原因为日常汽车购销;公司对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余额4.46亿元。其中,4亿元为公司向华晨集团为公司融资担保提供的反担保,4565.48万元为公司为原子公司华晨租赁提供的存续担保。

  金杯汽车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应收华晨集团账款5007万元,均为日常汽车零部件购销形成。华晨集团进入破产重整,公司可能计提大额坏账准备。此外,公司对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余额5.3亿元,华晨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相关担保能否顺利解除存在不确定性。

  过度依赖宝马

  2003年,华晨集团与宝马“联姻”,成立合资公司。

  凭借宝马的市场影响力和号召力,华晨集团开启了“躺赢”的日子。但过度依赖宝马,也使得华晨集团的自主创新能力不断减弱,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公司自主品牌发展遇到的挑战越来越大。

  华晨宝马一直都是华晨集团的“利润奶牛”和核心支柱。根据财报,2015年至2019年间,华晨宝马为华晨汽车贡献的净利润规模不断扩大,分别为38.23亿元、39.93亿元、52.33亿元、62.45亿元和76.26亿元。

  2015年至2019年五年间,剔除华晨宝马利润分成后,华晨集团累计亏损34.84亿元;而华晨宝马同期贡献利润共计269亿元,极大减缓了华晨集团的运营压力。值得关注的是,华晨集团剔除华晨宝马利润分成后的亏损总额整体呈现扩大趋势,五年的亏损金额分别为5.4亿元、6亿元、8.6亿元、4.2亿元和10.64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仅靠华晨宝马这个“利润奶牛”也无法帮助华晨汽车摆脱债务困扰。尤其在放开合资股比限制后,宝马在华晨宝马的持股比例将从50%提升至75%。这意味着华晨集团的利润将受到巨大影响。

  对于华晨集团未来存在的风险,东方金诚在评级报告中指出,华晨集团的利润主要来源于华晨宝马,同时疫情下自主品牌乘用车产销量、业务收入继续下降,获利能力仍较弱。华晨集团有息债务规模较大且逐年增长,债务主要集中于公司本部,且债务结构以短期为主。

  分析人士指出,在“新四化”的浪潮下,中国汽车工业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在目前优胜劣汰的结构性调整阶段,华晨汽车已经明显处于劣势。公司应尽快对现有架构进行重整,发挥合资产品优势,加大对自主品牌的研发与投入。

  华晨汽车沈阳总部。本报记者 宋维东 摄

  □本报记者 崔小粟 宋维东

  1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集团重整申请。这标志着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合资公司。

  “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和华晨集团是独立的法人实体。合资企业华晨宝马汽车公司的运营不受影响。”宝马集团相关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

  华晨集团旗下A股公司申华控股、金杯汽车11月20日晚均发布公告,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华晨集团进入重整程序,可能会对公司股权结构等方面产生一定影响。公告显示,两家公司均对华晨集团存在应收账款及担保事项。

发表评论

  • 友情链接